她曾是《美国往事》黛博拉现在是7岁孩子的妈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ignouhelpbook.com/,麦戈德里克

詹妮弗·康纳利在1984年经典影片《美国往事》中饰演的少年黛博拉是她在银幕上的首次亮相,之后她凭借电影《美丽心灵》获得了奥斯卡和金球奖的最佳女配角提名。康纳利最近参演的作品是《阿丽塔:战斗天使》,她在里面饰演了亦正亦邪的绮莲医生。麦戈德里克最近,时光网采访了康纳利有关她幕后生活中的一些问题。

詹妮弗·康纳利:哇,那就难说了。激励没有单一的来源,我认为我的工作是一种特权,一种乐趣,我的每一次经历都是一次机会。每天在工作中,我都把它看作是一个学习更多以前从未接触过的东西的机会,或者是与不同的人合作体验新事物的机会。

詹妮弗·康纳利:我是从后门进来的,因为在我能为自己做选择之前,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开始工作了。我的第一部电影是在我11岁的时候拍的,那个时候已经算是可以有意识地进行一个选择。

我妈妈让我进入了这个行业,后来我又重新为自己选择了这个行业,麦戈德里克因为我意识到我喜欢自己所做的每一个方面,因为我喜欢和一个角色在一起的经历,这个角色可能我不理解,可能她的生活和我的生活非常不同,或者她的选择和我的非常不同,但我喜欢有机会去思考这个人物的观点,学习人们不同的生活方式。我喜欢研究和想象的过程,为故事中的人物再去创造一个故事,超越剧本上面的东西。我喜欢与其他艺术家日复一日的合作过程,这让我很有成就感。

詹妮弗·康纳利:我喜欢油画和素描,虽然已经很久没有画了。在我年轻的时候非常喜欢画画,每个项目和项目之间我都有一些空闲时间,而现在我空闲时间都和孩子们在一起了。

詹妮弗·康纳利:我觉得你的每一次经历都塑造了你。每一个项目都会以某种方式形成这种效果,比如当你花大量的时间和一个角色在一起,用某种方式思考,或者是和不同的人在一起工作,可能你很难指出它具体改变你的方式,但绝对每次都会对你的生活产生一定影响。

詹妮弗·康纳利:我从不纠结这个,我不是那种想强迫自己去做事的人。开拍之前,我喜欢做很多准备工作,在研究的过程中,我会去思考这个角色是谁,她从哪里来,她是怎么长大的,她想要什么,害怕什么。我会花很多时间考虑这些,然后当进入场景时,我就试着不去强迫任何东西。然后当一切结束的时候,因为我并不是在强迫自己,所以很快就能恢复过来。

詹妮弗·康纳利:我没有。每件事都是因为不同的原因而变得复杂,有的事情是在技术上更复杂,有的是感情上更脆弱,更敏感,所以你很难去说某一件事是最难的。比如,像《冲击之路》这样的电影,里面有一个死去的孩子,只要想到这一点,读到这些故事,就是非常痛苦的。或者说,拍一部技术含量很高的电影,不是那种在情感层面上的复杂,而是很难抛开所有这些技术层面的东西,去感受真正的人性。我和我的丈夫拍了一部电影叫《收容所》,那个角色过着和我完全不同的生活,要体会那种失去亲人的心理情景,这个太困难了,感觉就像一次旅行,要花很多时间在这个角色身上。

詹妮弗·康纳利:我真的不知道,没有想过这些。我想的是自己想去完成、想去尝试的事情,我觉得自己还需要在工作上拥有更多的自主权,可能是成为一个制片人,或者是编剧,这些都是指的去控制更多的内容,而不是说这是个挑战。也许等我再老一些吧,现在我的小女儿还只有7岁,我很高兴能成为一名演员,可以在各种项目之间抽出空闲时间和孩子们在一起。

詹妮弗·康纳利:我没有最喜欢的电影。我们都曾谈论《热天午后》是一部多么伟大的电影,以及阿尔·帕西诺在这部电影中的表演多么精湛,我可能不会说这是我最喜欢的电影,但它算是我喜欢的电影。我们还会聊梅丽尔·斯特里普是多么完美无瑕,无论她拍什么角色都能驾驭地很好,即使是在我们看过的一些还不是最好的电影里,她的表演都是那么精彩。

詹妮弗·康纳利:我看的电视节目不多,所以这样说出来可能不太客观,因为有很多我都没看过。现在我正在看《鬼入侵》,觉得很棒,我很喜欢里面的表演。我喜欢一个叫《暗黑》的系列,这部也很好。

詹妮弗·康纳利:我觉得这没什么好抱怨的,名声所带来的好处比抱怨要多得多。

詹妮弗·康纳利:我的家是一个混合体。我们住在一所旧房子里,里面的结构已经很旧了,装饰方面既有古玩又有现代用品,所以算是混合风格。我们大概一年前搬进了这所房子,以前住的地方将近有十年,那是一套公寓,里面一切都是白色的,墙壁也是白色。现在我们的新家里面有很多颜色,我很喜欢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